2018高考全国卷1语文试题及答案【WORD版】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8-06-08 07:42:29 整理:一品高考网
2018高考全国卷1语文试题及答案【WORD版】

适用地区:河南、河北、山西、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安徽、福建、山东

简答题(综合题) (本大题共8小题,每小题____分,共____分。)
  (一)论述类文本阅读(本题共3小题,9分)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1~3题。
  所谓“被遗忘权”,即数据主体有权要求数据控制者永久删除有关数据主体的个人数据,有权被互联网遗忘,除非数据的保留有合法的理由。在大数据时代,数字化、廉价的存储器,易于提取,全球性覆盖作为数字化记忆发展的四大驱动力,改变了记忆的经济学,使得海量的数字化记忆不仅唾手可得,甚至比选择性删除所耗费的成本更低。记忆和遗忘的平衡反转,往事正像刺青一样刻在我们的数字肌肤上;遗忘变得困难,而记忆却成了常态。“被遗忘权”的出现,意在改变数据主体难以“被遗忘”的格局,赋予数据主体对信息进行自决控制的权利,并且有着更深的调节,修复大数据时代数字化记忆伦理的意义。
  首先,“被遗忘权”不是消极地预御自己的隐私不受侵犯,而是主体能动地控制个人信息,并界定个人隐私的边界,进一步说,是主体争取主动建构个人数字化记忆与遗忘的权利,与纯粹的“隐私权”不同,“被遗忘权”更是一项主动性的权利,其权利主体可自主决定是否行使该项权利对网络上已经被公开的有关个人信息进行删除。是数据主体对自己的个人信息所享有的排除他人非法利用的权利。
  其次,在数据快速流转且难以被遗忘的大数据时代,“被遗忘权”对调和人类记忆与遗忘的平衡具有重要的意义。如果在大数据时代不能“被遗忘”,那意味着人们容易被囚禁在数字化记忆的监狱之中,不论是个人的遗忘还是社会的遗忘,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一种个人及社会修复和更新的机制,让我们能够从过去经验中吸取教训,面对现实,想象未来,而不仅仅被过去的记忆所束缚。
  最后,大数据技术加速了人的主体身份的“被数据化”,人成为数据的表征,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在以数据的形式被记忆。大数据所建构的主体身份会导致一种危险,即“我是”与“我喜欢”变成了“你是”与“你将会喜欢”;大数据的力量可以利用信息去推动、劝服、影响甚至限制我们的认同。也就是说,不是主体想把自身塑造成什么样的人,而是客观的数据来显示主体是什么样的人,技术过程和结果反而成为支配人、压抑人的力量。进一步说,数字化记忆与认同背后的核心问题在于权利不由数据主体掌控,而是数据控制者选择和建构关于我们的数字化记忆,并塑造我们的认同。这种大数据的分类系统并不是客观中立的,而是指向特定的目的。因此,适度的、合理的遗忘,是对这种数字化记忆霸权的抵抗。 (摘编自袁梦倩《“被遗忘权”之争:大数据时代的数字化记忆与隐私边界》)
  1.下列关于原文内容的理解和分析,正确的一项是(3分)
  A. 由于数字化记忆的发展,记忆与遗忘的平衡发生了反转,记忆变得更加容易。
  B. 人的主体身份所以被数据化,是因为个人信息选择性删除所耗费的成本太高。
  C. “被遗忘权”和“隐私权”的提出都是为了对抗大数据,不过前者更积极一些。
  D. 我们要对抗数字化记忆霸权,就要成为数据控制者并建构他人的数字化记忆。
  2.下列对原文论证的相关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 文章以数字化记忆带来的威胁为立论的事实基础,论证了人被数据控制的危险。
  B. 通过讨论大数据对隐私、记忆及主体身份等的影响,文章把论证推向了深入。
  C. 与重视个人隐私的写作动机有关,文章着重论证了大数据对个人权利的影响。
  D. 文章通过分析数字化记忆可能带来的问题,对我们的认同问题作出了全新论证。
  3.根据原文内容,下列说法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 大数据时代的个人在网上的信息太多,如果没有主动权,就难以保护隐私。
  B. 遗忘是个人和社会的一种修复和更新机制,是我们在对现实和想象未来的基础。
  C. 技术有支配和压抑人的力量,这不仅影响个人隐私安全,而且影响整个社会。
  D. 大数据的分类系统不是中立的,这将影响数据的客观呈现,使用时应有所辨析。

  (二)文学类文本阅读(本题共3小题,15分)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4~6题。
  有声电影 老舍
  二姐还没看过有声电影。可是她已经有了一种理论。在没看见以前,先来一套说法,不独二姐如此。此之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知之”也。她以为有声电影便是电机嗒嗒之声特别响亮而已。不然便是当电人——二姐管银幕上的英雄美人叫电人——互相巨吻的时候,台下鼓掌特别发狂,以成其“有声”。她确信这个,所以根本不想去看。
  但据说有声电影是有说有笑而且有歌,她才想开开眼。恰巧打牌赢了钱,于是大请客。二姥姥三舅妈,四姨,小秃,小顺,四狗子,都在被请之列。
  大家决定看午后两点半那一场,所以十二点动身也就行了。
  到了十二点三刻谁也没动身,二姥姥找眼镜找了一刻来钟;却是不容易找,因为眼镜在她自己腰里带着呢。跟着就是三舅妈找纽子,翻了四只箱子也没找到,结果是换了件衣裳,四狗子洗脸又洗了一刻多钟,总算顺当。
  出发了,走到巷口,一点名,小秃没影了。折回家里,找了半点多钟,没找到,大家决定不看电影了,找小秃更重要,把新衣裳全脱了,分头去找小秃。正在这个当儿,小秃回来了;原来他是跑在前面,而折回来找她们。好吧,再穿好衣裳走吧,反正巷外有的是洋车,耽误不了。
  二姥姥给车价还按着老规矩,多一个铜子不给。这几年了,她不大出门,所以现在拉车的三毛两毛向她要,不是车价高了,是欺侮她年老走不动,她偏要走一个给他们瞧瞧,她却是有志向前迈步,不过脚是向前向后,连她自己也不准知道。四姨倒是能走,可惜为看电影特意换上高底鞋,似乎非扶着点什么不敢抬脚,她过去搀着二姥姥,要是跌倒的话,这二位一定是一齐倒下。
  三点一刻到了电影院,电影已经开映,这当然是电影院不对;二姐实在觉得有骂一顿街的必要,可是没骂出来,她有时候也很能“文明”一气。
  既来之则安之,打了票。一进门,小顺便不干了,黑的地方有红眼鬼,无论如何不能进去。二姥姥一看里面黑洞洞,以为天已经黑了,想起来睡觉的舒服:她主张带小顺回家。谁不知道二姥姥已经是土埋了半截的人,不看回有声电影,将来见阎王的时候要是盘问这一层呢?大家开了家庭会议。不行,二姥姥是不能走的。至于小顺,买几块糖好了,吃糖自然便看不见红眼鬼了。事情便这样解决了,四姨搀着二姥姥,三舅妈拉着小顺,二姐招呼着小秃和四狗子。看座的过来招待,可是大家各自为政地找座儿,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离而复散,分而复合,主张不一,而又愿坐在一块儿。直落得二姐口干舌燥,二姥姥连喘带嗽,四狗子咆哮如雷,看座的满头是汗。观众们全忘了看电影,一齐恶声地“吃——”,但是压不下去二姐的指挥口令。二姐在公共场所说话特别响亮,要不怎样是“外场”人呢。
  直到看座的电筒中的电已使净,大家才一狠心找到了座。不过,大家总不能忘了谦恭呀,况且是在公共场所。二姥姥年高有德,当然往里坐。可是四姨是姑奶奶养;而二姐是姐姐兼主人;而三舅妈到底是媳妇,而小顺子等是孩子;一部伦理从何处说起?大家打架似的推让,把前后左右的观众都感化得直叫老天爷。好容易一齐坐下,可是糖还没买呢!二姐喊卖糖的,真喊得有劲,逢卖票的都进来了,以为是卖糖的杀了人。

Copyright © 2006 - 2018 www.qgyent.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品高考网版权所有

所谓棋牌下载